苏戾

犯罪现场4-5

4
“滴滴”
桌上的传真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浇灭了差点燃起的火花。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还在气头上的雷狮,拿起传真机吐出的文件。他一目十行的扫视,眼里似升起了一丝希望:“经法医鉴定现场的尸体并不是他的,这说明他很有可能还活着!”
在场的人显然都已经知道“他”指的是谁,纷纷舒了口气。
“喂,”雷狮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安迷修,“你要去哪?”“去哪?他们说已经抓住了一位嫌疑极大的人,我当然要去问问。”
“我也要去。”不由分说,雷狮便拨开安迷修率先走了出去。
5
吱——
审讯室依旧没有换新的老旧木门被推开,安迷修皱了皱眉伸手摁亮了日光灯的开关。他盯着那个戴手铐的男人发呆。
“……他在哪?”开门见山。
“不是我。”答非所问。
安迷修依旧紧盯着面前那个面无表情,看起来毫无心情波动的男人,他的眼睛好似一潭死水,就算往里面扔一块石头,也只会沉入最深的水底。
“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安迷修抬手揉了揉眉心,果然不能太着急啊。
“……我是学校的保安。”
不肯说名字?安迷修微微皱眉,算了反正也能查的到。
“案发当天你人在哪?”
“学校。”
“一整天都在?”
“是的。”
“不,中午十二点到三点你都不在学校。”
“……”
“去干什么了?”
男人抿紧了唇,然后又释然的松开。
“吃饭。”
“吃饭?你能吃三个小时的饭?你是把那家店也吃了吗?”
“……”

爆豪是我的小可爱(。・ω・。)ノ♡爱他就要让他受

[裘克中心]

漆黑的天空衬着漆黑的夜晚,除了偶尔传出的一两声乌鸦叫,四周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
教堂里报时的钟声终于敲响了,似乎都已经昏昏欲睡的空气突然像炸开了锅,人们从家中鱼贯而出。
“让各位久等了!”支好帐篷的马戏团成员们脸上挂着一尘不变的微笑,欢迎着人们的到来——那可是马戏团的金主们。
“那么,接下来就请出我们的微笑小丑为大家献上精彩的表演——”主持人优雅的掀起一侧的幕布,恭敬的请出了微笑小丑。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微笑小丑得体的笑着,英俊的脸庞让台下正值青春的少女们心花怒放。“请允许我介绍这次表演的搭档——哭泣小丑裘克。”
“团长,我记得希曼今天的表演节目并不需要搭档。”已经退场的主持人轻声的询问着年迈的马戏团长。“这……先看看再说吧。”
裘克穿着一身肥大滑稽的表演服,跌跌撞撞的被人推出来,被厚重油彩覆盖的苦瓜脸配上他此时慌张的神情竟显得有些狰狞 。
“不是吧?”台下传来一阵阵唏嘘和低低的惊叫,甚至有大人皱着眉捂住了孩子的眼睛。
微笑小丑全然不顾观众的反应,因为这正是他所需要的气氛。“别担心,我们的表演很快就要开始了。”他轻笑着在裘克的耳边说到。
“……”裘克无言的低着头,顺从的跟着男人走上高台,锈迹斑斑的义肢敲在实木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接下来,是我们的第一个节目,空中飞人。”希曼依旧挂着微笑,不动声色的将裘克往前推了推。可怜的小丑强忍着胃中不适,颤抖着双手完成了空中飞人。台下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在角落的黑暗处,披着斗篷的人像是预想到了什么,扯出诡异的笑。

— — — — —
应该……没有cp?
没写完就发企图拿渣文刷存在感
最后表白小疯子♡

【雷嘉】only you

没写完的沙雕脑洞的小开头。
— —
沙沙沙。
窗外的树叶不住的摇晃着。风大雨大,天气简直是烂透了,可天上的星星却一闪一闪的越发明亮。
雷狮倚靠在窗边,歪着头注视在黑夜中分外耀眼的星星,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嘉,德,罗,斯……”
他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这个好听的名字,不停的咀嚼每一个字,回味着那个人说的每一句话。
“啧。那个小矮子有什么好的,还没我帅。”雷狮烦躁的摘下了头巾,揉了揉乱七八糟的头发,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
2:35
散发着微弱光亮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这几个数字。雷狮点开QQ,戳开备注名为“小矮子”的小窗,匆匆瞟了一眼又关上了手机。
还是没有回我。
消息发送的时间是三天前,雷狮想约作为段一的同桌嘉德罗斯去看电影,可骄傲的段一根本没理他,为此雷狮郁闷了一个晚上以至于现在还没有睡着。
“滴滴”
“嘭”突然响起的提示音吓得雷狮从床上摔了下去,迷迷糊糊的脑袋也瞬间清醒。
“靠,”雷狮微微撑起身,伸出一只手在床上摸索着,“让我知道是哪个弱鸡半夜发的消息看我不宰了……他。”
雷狮愣愣的看着锁屏上的消息提醒,是嘉德罗斯。他好不容易缓过来吐出最后一个字,尴尬的挠了挠头。
手指在锁屏上停留了许久才颤抖着划开——那上面是他抓拍的一个金发金眸的人。
“渣渣,你是谁”
雷狮看到这条一分钟前发的消息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大半夜发消息就是为了确认我是谁??不对,我他妈跟你做了半个学期的同桌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
“雷狮。”
“哦”
哦?哦?!所以你倒底同不同意??雷狮开始怀疑自己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喜欢上这么个混蛋。(明明你也很混蛋
“既然如此我就大发慈悲陪你这个渣渣去吧。”
“嘀嗒,嘀嗒。”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只剩下时钟在尽职尽责的走动。雷狮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确定不是做梦后动作迅速的给对方发了时间地址,也不管外面暗不拉几的天,冲到隔壁踹开门拽起佩利疯狂的摇晃。
“嘉德罗斯答应我了!!!”
喊声几乎冲破天际。

咳咳第一次开车,我真的是清水写手QwQ那我嘉嘉盛世美颜垫垫。
— —
cp凝流,不喜勿入
文笔渣欢迎吐槽
没写完大佬们别骂我【害怕】
同好们可否举爪让我混个眼熟【小心翼翼】
以上。

犯罪现场

3
“安迷修!!你tm的给我出来!!”雷狮不顾其他人的阻拦愤怒地一脚踹开了门。
“……雷狮?”安迷修终于回过神,起身刚想张开嘴说些什么就被雷狮揪着衣领狠狠地砸倒了一边的墙上。
“安哥!!”刚赶到的埃米不禁被雷狮的粗暴吓得惊叫起来,在被雷狮凶恶的瞪了一眼后乖乖闭上了嘴,但担忧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安迷修。
“你说!现在怎么办?!我当初就不该同意你让他独立生活的想法!!”雷狮情绪激动的朝安迷修吼道。
“雷狮,这tm也是我弟弟!!”同样激动的安迷修无视了周围人震惊的眼神爆了人生第一次粗口。
“你还知道他是你弟弟!!”雷狮一拳打在安迷修脸上,被冲上来的其他人扯了开。“大哥,冷静点。”卡米尔抿了抿唇,一只手搭在雷狮肩上拍了拍。
毕竟自己从小就当做亲弟弟看的人死了任谁都接受不了。

犯罪现场

2
“雷,雷狮?”埃米小心翼翼的推开雷狮办公室的门,蚊子叫似的打了个招呼。
“哟,是跟在傻逼骑士身边的那个鶸啊。”“我……我是想来让你去安慰一下安哥的。”埃米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三遍“为了安哥”这才抬起头直视雷狮。
“哦?傻逼骑士怎么了?又被甩了?”雷狮不以为然的转着手里的笔。
“不是这样的,他的一个很重要的人是新发生的绑架案里的受害者。”
“名字。”
“嘉德罗斯。”
“!!!你再说一遍?”雷狮总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小祖宗他那么强,一定不会是他的对吧?
“啊……是嘉德罗斯。”
“咔嚓”雷狮手里的笔断了。
“怎……”
还未等埃米反应过来雷狮就已经推开他奔出去了。
“诶……?”

犯罪现场

•瞎取的名字
•邪教注避雷
•罗斯私设安迷修弟弟15岁,安雷友情向
“安哥!别睡了快起来!”埃米慌张地跑进安迷修的办公室,使劲的晃着他的肩膀。“怎么了埃米?”安迷修一脸困倦的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刚接到通知,昨天凹凸高中发生一起绑架案,绑架犯因为不能从丹尼尔校长那得到想要的就撕票了。”
“受害者是年级第一的孩子,叫嘉德罗斯,金发金眸,脸上经常贴着一张星星贴纸。”
“绑架犯还未抓获,据丹尼尔的口供,那个绑架犯是抓错了人。因为嘉德罗斯跟丹尼尔妻子秋的弟弟金长得非常像,同是一头金发,那天又十分凑巧的,嘉德罗斯捡到了金的帽子。不知为何绑架犯就误以为嘉德罗斯就是金,于是就找机会绑架了他。”
“根据现场的照片看来,绑架犯很残忍的在受害者身上割了数十刀,并挖掉了他的左眼,最后还放了一场大火,将受害者烧的面目全非。”
“在受害者掉落在窗外的的包里找到了他的学生证以及手机。但手机通讯录里并没有家人的电话号码,也没有任何可用信息。”
“你说受害者叫什么名字?!”安迷修脸色惨白,双手拍在桌上差点跳起来。“嘉……嘉德罗斯……”埃米吓得缩着脖子,弱弱的重复了一次。“不可能的……昨天我还送他去学校的……怎么会……他一定还活着……”安迷修跌坐在椅子上,不住的小声嘀咕着同样的内容,一遍又一遍。“……安哥?”埃米疑惑的看着安迷修那副颓废的表情,但后者根本没理会他。“不可能……他一定还活着……”“……那安哥我先出去了。”埃米抿了抿唇,也许让雷狮来安慰安迷修会更好些?